保加利亚“洋织女”玛里亚纳:热爱中国刺绣

首页

2018-10-06

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玛里亚纳时的印象。 彼时正是江南六月天,佛教圣地宝华山山脚下的千华古村,正在举办丝绸之路国际民俗文化节。

37岁的玛里亚纳带着她的手工针织品,从保加利亚漂洋过海来中国,来到千华古村参展她的针织秀,作为一个同样热爱传统手工针织的手艺人,我不仅认识了她,还把她加进了我的“朋友圈”,缘起了一段跨国友情。 我是一个对手工艺人非常尊重的人,多年的编织行为让我不知不觉养成了钟情手工作品、喜欢女红的习惯。

曾经认为,女红是中国女人的必修课之一,那一针一线的刺绣、缝纫、针织出来的东西,除了打发光阴寄托情思外,还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承。 然而,和玛里亚纳交流过后才知道,女红并不是中国的专利,它既是传统的,也是国际的。

比如针织,国外早就有了,相反中国直到清末针织才传入。

在千华古村,我们相互交流手工作品,玛里亚纳将她织好的一对船型的棉鞋递给我,从藏蓝的鞋底子,蓝白相间花色的鞋面,一眼就看出,这是一双经过精心配色,巧手织就的艺术品,我向她伸出大拇指,她笑着摇头,却指着我编织的汉服宝宝衫道:“Youmakeverybeautifulknitting!”然后通过手机翻译,她和我写下了一屏又一屏的对话。 她说:“这些都是时间堆积出来的,只有心思专一、细密,才会有这样美丽的作品诞生。 我喜欢中国,更喜欢像你这样的中国女人。 ”当天晚上,我们通过微信开始聊天。

手机翻译从“你好,谢谢”一下子过渡到“感动,亲爱”,仿佛两个熟悉N年的闺中密友,共同的兴趣爱好让我们跨越了两个国度的距离。

玛里亚纳曾在索菲亚大学“圣克利门特”学过心理学,她十分健谈,话题滔滔不绝,从一个迅速地转向另一个。 通她聊天,我知道了保加利亚女红也和中国一样,是一项讲究天时、地利、材美与巧手的艺术,由母女、婆媳世代传袭。

玛里亚纳问我:“保加利亚每个孩子出生,祖母都要给他织毛衣,从过去到现在,我们都称手工针织是‘祖母的艺术’,你们中国怎么看针织?”“中国针织也不外乎家传,师授。

从传统的服用扩大到家用、装饰,针织花色品种越来越多,市场越来越广……”我告诉她:“不过现在很多孩子不愿意学,因为市场上有机器编织的成品出售,毕竟手工编织是一件耗费时间和精力的事情,除了长期热爱这门手艺的人在坚守。 ”玛里亚纳感慨道:“太可惜了。 手工针织有机器代替不了的魅力,它应该成为时尚生活的主角!”民俗文化节结束后,玛里亚纳又回到了保加利亚,但我们友情的风筝线并没有断。 前几天她告诉我,买了一本《新实用汉语课本》在学习,要流畅地用中文和我对话,想翻译我的散文。

她还说非常想我,在保加利亚的村落里闲逛,一看到睡莲就让她想起中国,她让我拍千华古村的睡莲给她看,让我把近期的手工针织作品也传给她看。 玛里亚纳说,她非常热爱中国刺绣,她刺绣的作品中,大多带有中国绘画艺术,那繁复的花鸟,那清雅的山水,无不透露出人与自然相融的烙印。

虽然我不精通刺绣,但彼此的心灵是相通的,无论是刺绣还是针织,做手工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享受,一种愉悦和成就感。

我们的手和针线,经过时间的打磨后渐渐成型,所有的成品都有了感情和温度,有了生命被打磨过后的温润质地,对心灵无比专注与纯粹,对生活更加艺术和率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