隐藏在乡村里的古祠堂,历经500年岁月沧桑

首页

2018-12-05

位于广东省潮州市饶平县高堂镇树下村的吴氏宗祠(安雅祠),始建于明正德年(1506-1521),即明武宗朱厚照时期,为高堂吴姓第十六世祖斯贵公建。 清代、民国几经修复,2012年重修。 该祠坐北向南,二进,前门石鼓一对,面阔12米,进深20米,建筑面积240㎡。 门额“吴氏宗祠”,背镌“见位闻声”,硬山顶灰瓦屋面,夯土抹灰墙。 其门面柱樑斗拱,都系石雕石刻,花鸟虫鱼、飞禽走兽等天工巧琢、栩栩如生。

祠堂内外的木梁上,还配搭着麒麟、花卉等木雕。

琳琅满目的艺术品,使整座建筑显得格外华丽。

石雕、木雕、漆画、琉璃瓦、嵌瓷、古梁木、洋元素等突出体现潮汕地区明代祠堂的建筑特点,具有较高的历史、艺术价值。 石雕。 祠堂正门,镶嵌在门楼石壁上的立体石雕惟妙惟肖。

每一幅石雕题材各异、构图讲究、工艺精细。 正门左右两边各有一幅刻有文字的主题石雕,在不足一平方米的画面中呈现着形态各异的人物,有的骑马、有的步行、有的端坐、有的半蹲,每个人物的动作、神态、服饰等细节都不尽相同。 除了人物,石雕上的亭台楼阁也都极具空间感和真实感。

这两幅石雕左边书“名贤堂”,右边书“百忍堂”,在展现精致石雕技艺的同时,似乎还在向后人述说着传奇故事和传递着做人的道理。 主题石雕的外侧,分别对称分布着两组立体石雕:一组刻有香炉、龙、花鸟和花瓶等,而另一组则刻有凤凰、花鸟虫鱼等。 两幅石雕虽然内容一致,表现形式却各不相同,异常华丽的雕刻充分体现了工匠高超的技艺。 祠堂大门的正上方嵌着两头威武的小石狮,托着一块书有“吴氏宗祠”金漆大字的石匾。

大门外竖着两面光滑的石鼓,座墩表面清晰可见龙和麒麟的浮雕。 据说正门石柱上原本还嵌有四只石鳄鱼。 由于过去人们的文物保护意识淡薄,对古建筑不甚重视甚至随意破坏,四只石鳄鱼如今全部不知所踪。 祠堂内,门楼石壁背面的浮雕同样让人陶醉。

荷花、鲤鱼、仙鹤、公鸡、飞鸟等题材迥异的浮雕,与正面的立体石雕镂空立体的程度不一,但都精妙绝伦。 木雕。 除保存完好的石雕外,祠堂内外的木梁上还配搭着狮子、麒麟、花卉等大量精美的木雕。 连供奉祖先神位的神龛上亦雕刻着人物、花卉、楼阁等精细的图案,漆上金漆,尤显金碧辉煌。

历经500年的岁月,除一小部分人为破坏外,大部分木雕仍保存完好,丝毫未出现虫蛀或腐蚀现象。 现有木雕涵盖立体木雕和浮雕两种。

漆画。 祠堂内木梁上风格独特的漆画,是当年兴建时留下的原迹。 尽管岁月在上面落下了厚厚的灰层,专业人员几年前用专业技术除尘清洗后发现漆画依旧色泽艳丽。

画中表现的人物、山水、花鸟等无需重新描绘填涂,仍然光彩照人,可见古代匠人漆艺的高超。 正门板上的门神色彩如新,足以见证当年的油漆品质之上乘。 琉璃瓦。

祠堂四面瓦檐皆为带有花纹的蓝色琉璃瓦。

据史料记载,明朝时琉璃瓦是官用的,民间老百姓根本用不起。 透过这座豪华的古建筑足以窥见主人家当时的家世背景。

虽经长年累月的日晒雨淋,琉璃瓦上的花纹仍清晰可见,保持艳丽的光泽。

嵌瓷。 在潮州方言中,“安雅”音近“安仔”,即人物、人像的意思。 “安雅祠”亦即有很多人物、人像的祠堂。 “安雅祠”的人物人像不但指前面所述的石雕、木雕上的人物人像,更主要的是屋脊上的“安仔”。

屋脊上的“安仔”是用专业技术将各种彩色瓷片经剪裁镶嵌而形成的人物形象,这种专业技术即嵌瓷技术。

嵌瓷的艺术特点是:构图雄伟,色彩绚丽,形象生动,质地坚实,久经风雨或烈日曝晒而不褪色,被誉为“永远亮丽的造型艺术”。

据《广东工艺美术史料》记载,嵌瓷的出现可追溯至明代万历(公元1573-1620年)年间,盛于清代,迄今已有300多年历史。

结合此祠堂的初建年代,当时还没有出现嵌瓷技术。 对此有两种猜想:要么为了精工细作,祠堂建造的历时较长;要么上面的“安仔”是后来修缮的时候加上去的。

孰真孰假,谨待后人揭晓。 古梁木。 安雅祠堂内外的屋顶横梁木材全为初建时的原装原配,未经修缮更换,亦无虫蛀腐蚀的迹象,而上面的原木纹更是清晰可见。

仅有的几处开裂,根本无碍其支撑起整座华府之顶,让人不禁感叹五百年前古木的真材实料。 洋元素。

安雅祠门楼背面的左右两侧为文武壁,其中文壁上的“羽毛笔”特别引人注目。

羽毛笔是中世纪到公元19世纪欧洲主要的书写工具,在欧洲各国风行一时。

而明朝时期中国的书写工具是毛笔,在平常百姓家是不会有羽毛笔的,甚至连见都难见。

在那个年代出现了羽毛笔的元素,说明祠堂建造者或设计者有去过欧洲的经历,甚至是去过欧洲游学交流,这在当时实属稀罕超前。 木雕、石雕和嵌瓷并称潮州古建筑的三大装饰工艺,而三大工艺被这座隐藏在乡村里的祠堂发挥得淋漓尽致。 琳琅满目的艺术品,使这座历经500年岁月沧桑的古祠堂,依然惊艳了时光!(陈志昌文广君/图文)责编:陈亚楠。